校长的征询和实验

10月5日,黄兴力在网上发了一条微博:“我最近遇到一事。我校一家长对学生玩智能手机深恶痛绝。他做过调查,小孩一天在智能手机上花费3.5小时。他想在学校发起使用非智能手机,禁用智能手机的活动。用自己一年的收入为全校学生购买非智能手机并免费发放给他们。这样,他得花40多万元。他是匿名捐赠,不带任何商业目的。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黄兴力的微博有26万粉丝,在这条微博发出去后,立即引起了热议。

有网友表示赞同:支持中小学生远离智能手机,智能手机的功能好比一台电脑,好玩新奇的东西太多了,小孩子本来自制能力和识别能力就比较差,很影响学业,甚至会引发心理等问题。

不过也有网友针锋相对,表示:拒绝新技术的应用,和拒绝电一样短视;那些在学习中更多用到互联网等科技的学生,要比那些更少使用的学生表现出色。

当然,也有“砸场子”的,有人说傅艾是“土豪”,有人猜测他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向学校示好,更有人怀疑他是卖手机的,有商业目的。

此外,在学校范围内,从行政干部到班主任、老师,关于智能手机的使用也是各执一词。黄兴力说,学校的管理团队曾专门就此开会讨论过,4个校领导,2个赞成“一刀切”,即把全校学生的智能手机全部更换成非智能的,“因为他们的孩子也在用智能手机,上网、打游戏,挡都挡不住。”

不过,黄兴力最终选择探索性实验。黄兴力决定考虑在学校开设一个“传统手机试点班”,这个班上的学生,在同意了学校的方案后,要向学校承诺:不论在家还是在校,都只能使用学校发放的传统手机。试点班级暂定在初二(6)班。

黄兴力说,之所以选初二年级是有原因的,一是初中生相对于高中生来说自控力要差一些,二是初中生用智能手机来学习的机会相对不多;再加上初一学生刚来比较听话,初三学生要忙着中考,只有初二的学生最适合。

黄兴力昨日告诉记者,今天学校将召开“试点班”家长会。如果家长会通过,试点将正式开始。黄兴力说,需要家长和学校“无缝连接”,至于之后会遇到的问题,需要走一步看一步。

早在10月8日,傅艾为试点班捐赠的第一批手机已经送到学校,共40多台。每部手机价值100多元,只能打电话、发信息、能上QQ,但不能浏览网页。

多数受访学生愿接受

该校初中部的刘主任说:“绝大部分的初中生,都是以学习和查资料为由,向家长要求购买智能手机。但其实拿到手机后,几乎都是用来玩。要想孩子更好的成长,智能机往往只能成为其障碍。我们也多次跟家长沟通,希望家长能够管控好自己的孩子,但是现在的情况往往是孩子占据了家里的主导地位,所以沟通达到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该校高中的一位教生物的牟老师在接受早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其实大多数高中生的自控力也较差,对智能手机的“诱惑”根本就把持不住。他建议,“智能手机有个致命弱点,就是电量消耗很快。那么可不可以通过减少学校插线板的数量,从而来控制学生频繁使用智能机呢?”

但该校办公室的廖主任并不赞同这个看法。廖主任说:“我儿子今年高二,我给他买的就是智能手机,但是我儿子从来都不在手机上下载任何游戏。他的手机几乎都是用来学习的,有次他和他的一位外国友人去磁器口玩耍,突然他想不起来一个单词是如何发音,他就使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的翻译功能,成功地查到了这个单词。我认为智能手机给我儿子带来的帮助很大,今后我还会继续鼓励我儿子使用智能手机。”

在早报记者随机采访的56名在校生中,26名初中生均表示“愿意接受普通手机”。而30名高中生中,有8名高二学生表示“不愿意接受”,其中3名高中生认为自己的自控力足以控制“手机瘾”,只有一名高二学生表示:“离开智能手机我就不能活了。”

学校决定开设一个“传统手机试点班”,学生要向学校承诺:不论在家还是在校,都只能使用学校发放的传统手机。

我不是“土豪”,只是一个普通家长

早报:禁止学生用智能手机是否站得住脚?

傅艾:智能手机就是一台微型电脑,一个移动的网吧。你说,未成年人允许进入网吧吗?

早报:有网友对更换智能手机的做法有异议,你怎么看?

傅艾:我并不是要孩子放弃智能手机,只是想让他们暂时放下智能手机,只是想针对孩子的健康做点什么。如果能找到更好的办法,那最好。

早报:争议很大,哪些质疑是你不能接受的?

傅艾:我不是“土豪”,我只是一名父亲,一个普通家长;有人说(更换智能手机)是历史的倒退,我承受不了这些,我的初衷是很简单的,现在却搞得复杂了。

早报:40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会不会是冲动?

傅艾:我不是一时冲动,我没有跟学校签订任何协议,但我不会单方面毁约的;40多万元确实不是小数目,但这只是我一年的收入,我承受得了。

早报:也有专家、学者建议你可以考虑换个方法。

傅艾:我们热闹地讨论,(也许)等我们讨论完了,孩子们都老了,你有更好的方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