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牺牲战友的遗物,消防战士痛哭失声.

抱着牺牲战友的遗物,消防战士痛哭失声.

本报特派记者 鞠平 吴金彪

10月13日发自北京      

媒体广为报道的是,喜隆多发生大火那天,刘洪坤并不值班,但他一得到消息立刻赶到了现场,并带头成立了攻坚组,带着战士们冲进商场内进行侦查破拆。

其实,那一天刘洪魁也是主动请缨,他本是所在中队的后方指挥员,任务是负责后方的水车和器械调度。但是当他发现火情复杂而严重时,他主动请求加入攻坚组,跟随他的老领导刘洪坤一起冲入火场。

攻坚组破拆三楼到四楼的卷帘门时,得知四楼的餐厅内有大量的煤气罐,如果火势蔓延到四层,可能发生爆炸,将给周围住户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和伤亡。此时,攻坚组两名战士的呼叫器相继响起警报,刘洪坤向他们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他和刘洪魁却一起走向深处,继续在视野全盲的浓烟中艰难地前进。

30分钟后,电台里没有了两人的信号,手机也无法联系上,直到15时21分,搜救的消防员得到噩耗,因楼板突然塌落,刘洪坤、刘洪魁牺牲了。

一位消防员说,“我痛惜战友的逝去,但如果是我,我也会义无反顾……”

这话并不夸张。八大处消防中队一位16年兵龄的老消防战士告诉记者,越是火情复杂的时候,越是领导们、老兵们先冲上去,这是部队的传统,也是八大处的传统。以前训练和出警,遇到难题,刘洪坤、刘洪魁都是主动带着战士们冲上去。领导和老兵经验丰富,带头冲上去,才能更好地处理火情,也是对年轻战士的保护。

而在这位老兵看来,当天的火情是他16年来遇到的比较复杂的,过火面积大,分为不同的区域,非常难处理。也许正因为如此,刘洪坤才下令让其他人员撤退,只带着经验丰富的刘洪魁进入了火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