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冠肺炎抗击疫情以来,很多感人的事迹冲上微博热搜,令人泪目。

近日,随着一条微博走热,陈薇这个名字进入到更多人视线。

媒体注意到,作为“生物危害防控”国家创新团队学术领头人,陈薇早已声名远播。电影《战狼2》中的doctor chen(陈博士),其原型就是“埃博拉终结者”陈薇院士。巾帼不让须眉,陈薇到达武汉后很快就有斩获。

陈薇

与时间赛跑

1月30日上午,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紧急展开的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开始运行,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配合核酸全自动提取技术,核酸检测时间比现有时间大大缩短,加快了确诊速度,有力推进了疫情防控工作。

陈薇在接受央视《新闻联播》采访时说,“疫情就是军情,疫区就是战场”“争分夺秒与病毒赛跑”,令人印象深刻。

的确快!1月2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就已带领团队进驻武汉。

2天后,由该院与地方公司共同研制的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应急审批,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书。

4天后,紧急展开的军事科学院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开始运行。

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陈薇的回答言简意赅、切中要害。

疫苗何时能够研制出来?陈薇回答,疫苗研发有固有的周期和规律,有些报道的最快“1个月”内拿到疫苗,“我认为是不现实的。当然我也不敢排除有非常优秀的科研团队能做得更快更好。”

1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科学家将在12周内研制出新冠疫苗。陈薇则表示,“我相信我们国家科研人员的速度不会亚于美国”。

在回答关于疫情拐点的问题时,陈薇表示:“我们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拿出最充分的方案,准备最长期的奋战。”

“开挂”科研路

陈薇曾说,有了应对“非典”和埃博拉疫情的考验,“我们都比以往任何时候有更好的准备,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这句有底气的话,道出了陈薇非同一般的科研背景。

1966年,陈薇出生于浙江省兰溪市,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1991年,陈薇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同年4月,特招入伍,踏上攀登医学尖端领域的漫漫征途,自此,开启了生物危害防控领域的“开挂”人生。

大学时期的陈薇

2003年非典疫情肆虐时,陈薇和团队在国内外首先证实他们所研究的干扰素能有效抑制SARS病毒的复制。

2006年,陈薇针对埃博拉病毒这一烈性病原体展开相关研究,并敏锐觉察出:“埃博拉离我们也许只有一个航班的距离。”

2014年,西非大规模暴发埃博拉疫情并迅速向外蔓延,一时间,世界谈“埃”色变。为了将疫情阻挡在国门之外,陈薇率队赴非。当年,世界首个抗击埃博拉病毒的新基因疫苗研制成功。

2015年7月,解放军总后勤部举行晋升少将军衔仪式,49岁的陈薇,成为当天晋升的唯一一名女军官。

2019年11月,53岁的陈薇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在塞拉利昂,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别人因为埃博拉走了,中国人却因为埃博拉来了。

正是因为陈薇在阻击非典、抗击埃博拉等多场硬仗中作出重要贡献,陈薇被视作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制“百米”赛跑中的“种子选手”。

抵达武汉的第5天,在金银潭医院,陈薇见到了身患渐冻症,妻子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但仍坚守一线的张定宇院长。她对张院长说:你的事迹让我非常感动。张院长回复她:彼此彼此。

要战胜病魔,就必须与时间赛跑。面对突如其来的全国疫情,54岁的陈薇,开始了又一场战争。

不忽视家庭的重要性

没有疫情的日子里,实验室就是陈薇最常待的“家”。她曾在大年三十回家看了公婆后又继续回到实验室工作。临产前两天,她仍坚持在实验室,孩子刚满月,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虽然工作总是排第一,但陈薇并没有忽视家庭的重要性。她曾在母校兰溪一中的一次演讲中告诉台下的小师妹们:“女人一定要做到事业与家庭兼顾,成功的女性,首先要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而她本人正是嫁给爱情的典型。

1989年4月28日,在一列由北京开往济南的火车上,陈薇和未来的丈夫麻一铭偶遇了。那时,陈薇23岁,正在清华大学读研,受同学之邀去爬泰山;麻一铭35岁,是青岛一家葡萄酒厂的技术员,到北京出完差后返程青岛。

火车很挤,麻一铭的座位靠近两节车厢的连接处,车快开的时候陈薇才上来。见她挤在车门附近,一手扶着车壁,一手捧着书在看,麻一铭担心她的手指被车厢接缝夹住。三个人的座位,他使劲往里挤了挤,在身边让出了一个十几厘米的空位给了陈薇。之后,他们聊了一路……

下车前,麻一铭问陈薇,能不能要一个电话号码?在此以前,陈薇宿舍刚刚装了一部电话,她随口就告诉了麻一铭。麻一铭说,我过一个星期还要去北京,可不可以去找你?陈薇说,可以。一个星期后,麻一铭果然去了北京。

这段恋情曾遭到过方方面面的反对。三十年过去,事实证明陈薇的选择是正确的,当她风风火火地冲杀在前时,麻一铭承担了大多数的家务,做了她的坚强后盾。一次采访中,当谈到身为女性科学家的体会时,陈薇打趣地说:“女性从事科研工作有很大优势,获得成绩可以很快往前走,遭遇挫折了还能回家。”

陈薇的成长过程中,父母几乎没有给过她什么压力,这让她一直在宽松自由的气氛中长大。当了母亲后,在对待儿子的教育问题上,陈薇有着与其他父母相比少有的宽松。

她没有像很多家长那样强迫孩子学这学那,她说,最重要的是他快乐。谈到对儿子的期望,她也没有将做科学家的任务强加给儿子,而是希望儿子“能娶他爱的人,能从事他喜欢的工作。”

本文综合自长安街知事、军事科学院官方公众号、《解放军报》、《中国科学报》等,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编辑:千仞

END

喜欢阅读打虎文章的粉丝们,可以关注我们的小号“打虎聚焦”哦!

关注CBF聚焦